网站首页 >> 看房选房

神惑欲殿第344章变化的所有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北京租房网

神惑欲殿 第344章 变化的所有

卡梅隆学院的奥丁馆之中,一身红裙的希尔从过道之中款款走来,轻盈的步伐与傲人的身姿让她比一般人都耀眼,就像是一位行走在黑暗之中过的女王一样高贵淡雅。

金发男生从拐角处揽住了女孩,双手抱胸,依靠在墙边,女孩似乎有所察觉,停下了前进的脚步,她的视线看着前方,仿佛对话的人是站在她的眼前,而不是角落之处。

“去见他了吗?”金发男生的声音低沉却不失王者的威严,那熟悉的声音一听就知道,那是学生会的主席,亚瑟·库洛里多,如今希尔的未婚夫,将来的丈夫。

女孩没有回答,而是淡淡的问,“怎么了?吃醋了吗?”

“怎么会呢,你已经答应了要嫁给我了,我又怎么会对一个突然闯出来的第三者有所抱怨呢,他dǐng多就是个跳梁小丑。”亚瑟微笑着,“对于自身的优势,我还是很有自信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等我?”

“丈夫担心妻子,这本来就是—dǐng—diǎn—理所当然的,而且你去的还是dǐng级的牛郎俱乐部,这一diǎn我还是有些在意的。”亚瑟微笑着,身影在月夜的幽光之下呈现出健美而淡雅的姿态,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高贵骑士一样。

“刚才是谁説对自己相当自信的,怎么一下子就怂了。”希尔轻笑着,“而且你也知道,我嫁给你是为了拉克丝家族,为了姐姐所坚持的东西,并不是喜欢你。”

亚瑟耸了耸肩,并不认为对方这句话有多么的伤人心,他只是淡淡一笑,笑容足以迷倒万千少女,“这一diǎn我当然知道,不过我也没有放弃,就算你嫁给了我,我也没有放弃追求你行动。”

“遥不可及的目标就让你这么的难以割舍?”

“也许,相处了三年多,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追求完美,也只有完美的人才能配得上我亚瑟·库洛里多,而你,将会是王最为理想的妻子,没有之一哟。”亚瑟轻笑,灿烂的笑容总是让人无法拒绝,只是他知道对面的女孩会拒绝,而且他还知道女孩拒绝的理由。

她并不喜欢他,她喜欢的那个人是达林·阿尔维斯……

“真是油腔滑调,你这样説的话,让我有些后悔最初没有接受你呢,才会导致这么多的事情发生。”希尔背对着亚瑟,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,不过听得出来,她説的是真心话。

如果她接受了亚瑟·库洛里多,那姐姐艾丽莎就不会失去自由,更不会因为操劳过度而死,她更不会遇到那个叫达林·阿尔维斯的家伙。

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……只是当初的选择,让她无力改变而已。

“那你现在呢?你讨厌阿尔维斯吗?我想你不会讨厌的,不然也不会在相隔三年之后,冒着名誉受损的危险去牛郎俱乐部见他了。你还是喜欢他的对吗?”亚瑟问,虽然説眼前的是他名誉上的妻子,并没有正式举行过婚礼,可是女孩这样的做法还是会让他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爽。这就好比看着自己家里筑巢的燕子飞到隔壁房子住一样。

希尔缓缓转身,她第一次正眼看着亚瑟,只是她的眼中除了冰冷,看不到有任何的情绪夹杂,这不由得让他怀疑,站在自己眼前的并不是希尔·拉克丝,不是那个会在雨夜独自为了一个男孩的话语哭泣的女生。

她此刻,更像是一位冰霜绝伦的旷世女王。让人靠近一diǎn都感觉呼吸有些困难。

然而,此刻在亚瑟的眼中,女孩的魅力依旧有增无减。

“我并不讨厌达林·阿尔维斯,我只是恨而已。”希尔淡淡的説,静夜之下,绝美而精致的容颜就像是黑夜的精灵,黑色长发上的蝴蝶结发卡微微泛着亮光,看得人一阵迷离。

她就像是黑夜之中偷偷哭泣的精灵一样唯美动人。

希尔不理会亚瑟那略带迷离的目光,上前两步,踮起高跟鞋凑到对方的耳边,细雨如丝,像一阵清风拂过。

“你知道我恨他哪一diǎn吗?”

“不是那三年的无助等待……而是恨,他当初给了我相信未来的勇气。”

“希希,你变了。”亚瑟也凑到女孩的耳边,轻笑着,“变得比以前更加的迷人了。”

希尔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説什么,转身径直往黑暗之中走去,而亚瑟只是静静的目送着那精灵般的倩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,嘴角扬起一丝不经意的笑意。

“看来那个家伙已经伤透了你的心,所以现在的你,连喜欢一个人的勇气也没有呀……我,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刚才的那句话呢。”

……

深黑的丛林之中,几位骑着骑士正缓缓而行,他们一个个手持长剑盾牌,神色警惕的看着四周,仿佛在黑暗之中隐隐有着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似的。

“队,队长,现在怎么办?那些该死的家伙就在我们周围,我看不到其他人了,他们一定是被杀了,我们,我们逃不掉了!”一旁的骑士哆嗦着,此刻他神色慌张,满脸惊悚的表情,就连握剑的手也开始颤抖。

“布伦!你给我镇静一diǎn,这只是暗精灵设下的全套,她们只不过是躲起来了而已,你要知道他们擅长的是幻术,我们一定不能分神,否则陷入了幻术一切都完了!”带头的骑士大声呵斥。

这几年暗精灵在大陆各地都有出没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可有一diǎn,所有人都清楚,那就是暗精灵是危险的,就像是瘟疫一样,每个见到他们的人都会死去,而且尸骨无存。暗精灵就像是黑夜的宠儿,人们总是无法捕捉到他们的行踪。

几天前,他们在听闻古德里堡附近森林有暗精灵出没之后,第一时间过来查看,结果却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,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,现在只剩下他们五个人,在这迷雾一样的森林转悠。

“安德拉队长説得对,暗精灵并不可怕,只要我们警惕她们的幻术,这样的对手根本就不值一提!”旁边的中年壮汉此刻也是战战兢兢,只是比那个叫做布伦的胆小鬼要好上一些。

“哦?听你这么一説,我们暗精灵就真的是弱小的群体咯,骑士大人。”就在这时,林中忽然传出女人鬼魅的声音,那带着丝丝的魅惑之意,让人听罢内心翻滚澎拜。

“被诅咒的精灵!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重回罗兰大陆,不过有一diǎn你给我听清楚了!”带头的安德拉队长怒吼着,“不要把所有的骑士都当成胆小鬼!”

“骑士大人言重了。”声音从旁边的树梢上传出,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位身姿妖娆的女人,高傲挺拔的身材,身上穿着黑色植物制成的衣服,仅仅只是遮盖住那羞人的三处,大部分的肌肤却是暴露在了空气之中,散发着一种危险而迷人的气息。黑暗之中那玲珑有致的美妙曲线,在清冷的银色月光之下散发着暧昧的氤氲,让人无法抗拒的美丽。

“身为暗精灵,我可没有小看诸位骑士大人哟。所以,我为大人们准备了有趣的节目。希望你们玩得愉快。”莲安娜微笑着,妖娆的身姿在树梢上转悠了一圈,打了个响指,众人不由得心神一颤,就像是听到了来自地狱的丧钟。

“嘶嘶嘶……”迷雾越来越多,多得让人看不清前方,众人下一刻便被深深的雾霭所包裹,他们只能看到自己前方半米处的同伴还有环境。

“该死的暗精灵,有胆就和我单挑!”骑士们一个个愤怒不已,纷纷举剑。

“别着急嘛,我都説了这事有趣的节目,你们难道像就这么迅速的结束自己的一生么?好歹也该在死前留下diǎn什么……例如,恐惧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最后的声音夹杂着暗精灵诡异的笑声在林中散开,那是让人发自内心的寒颤,他们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,那是亡灵聚集的船坞,那是从死亡国度走出的怪物。

“不——!”布伦终于忍受不住那刺耳寒颤的声音折磨,他慌张地扔下自己的剑,想要从记忆之中的原路返回。

“布伦——!快回来!”众人大叫想要将他拉回来,可是为时已晚,就像他们转身的瞬间,胆小的骑士已经不见踪影,连他那跑出的长剑都消失不见了。

“大家小心,不管怎么样,绝对不要分开!”安德拉作为骑士的首领,立即对剩下的四名骑士下达命令。他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,那是传説之中,被圣神抛弃的生物,她们的心不会有怜悯,更不会有同情。如果与这些黑暗生物战斗还带着侥幸心理的话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。

“呃呃呃……”诡异的声音越来越近,黑色的迷雾有着一道道黑色的身影走来,众人紧握着手中的长剑,等待着他们的敌人到来。尽管在官方发布的财报中

然而,在看清楚那黑暗之中走来的是什么的时候,所有人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“伯德队长,太好了,你总算找到了我们,这下我们有救了。”中年骑士心中一松,走上前去,而那熟悉的伯德队长则是一言不发,伸手抓住腰间的剑柄。

“队长你……”只听得刷拉一声,那中年骑士的头颅与身躯在下一刻被长剑割开,中年骑士的头颅在空中翻滚着,就像是一个被无情扔出的西瓜一样,血水在空中四溅,溅到了愣在他身后的诸位骑士们。

死去的中年骑士的头颅在地上滚动了两下,他的嘴巴微微张开,就像还有説不完的话,他的眼睛瞪得老大,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熟悉的队长会对着他挥剑而来。

“曼德拉!”众人大呼,同伴的死亡让他们顿时失去了理智,就连为首的安德拉队长也抽出了长剑,转眼间,迷雾之中便是刀光剑影,火光四溅,他们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而战斗,自己的敌人是谁,他们只是知道,舞动自己的长剑,直到身体无法挥动为止……

莲安娜站在树梢上,她的双目带着一丝迷茫,“有趣的游戏,你们人类不是很喜欢自相残杀吗?”

“莲安娜姐姐。”月夜之下,树梢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倩影,淡紫色柔软的长发在微风之中漫散而飘逸。

那是个美丽的女孩,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,而身材也没有莲安娜那样的成熟迷人,不过女孩身上独有一种天真而让人爱怜的气质,就像是一位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一样,此刻正低垂着眼帘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妖娆精灵。

“怎么了,我的小薇薇安。”莲安娜伸出白暂而修长的手,爱怜的摸了摸女孩那淡紫色的秀发,柔顺的感觉让她也忍住不住想要好好疼爱眼前的女孩。

“已经三年了,我是不是可以去卡梅隆看一看呀?”薇薇安就像是一位祈求大人宽恕的孩子一样,低声説,“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搜集晶石还有贤者之石,可是之前在卡梅隆的那一颗被拿回去了,你説我们是不是应该……”

妖娆的莲安娜微微一笑,轻轻抚摸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暗精灵,她看得出来,这只是小家伙的借口而已,可是她没有戳穿,因为她想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她的小薇薇安如此挂念。

莲安娜轻轻地将薇薇安抱在怀中,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,低声説,“傻孩子,我们暗精灵是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种族,你要一个人回去卡梅隆,让我怎么放心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薇薇安挣脱开莲安娜的怀抱,显得有些慌乱。可她知道在莲安娜面前任何的谎言都会被识破,所以她不打算隐瞒下去,而是鼓起了勇气,祈求着説,“莲安娜姐姐,你説过的,要是暗精灵的身体被别人看到了,那么就……”

“就要那人负责人是,哈哈哈……”莲安娜捂着嘴巴,笑得花枝招展,她一脸爱怜地看着她的小薇薇安,感觉这丫头真的是越陷越深了。

“三年的时间也没办法让你忘记他吗?”莲安娜停了下来,手轻轻的压在了薇薇安的胸口上,那凸起的地方,柔软的传出薇薇安的心跳,小丫头顿时满脸羞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想要看看他而已,对么?”莲安娜低声问,她的眼睛看着薇薇安,就像是一位知悉所有的先知一样。

“嗯。”薇薇安diǎn了diǎn头,明眸之中多了一丝羞涩,要她承认喜欢一个人,简直比杀人还要痛苦,可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瞒不过眼前的女人。

“真有趣呢。”莲安娜微微抬头,看了看西方的天空,那里云层密布,仿佛有着一场暴雨将会降临似的,她的目光再次回到薇薇安的身上,轻轻摸了摸她的秀发。

“只要你答应不要你泄露你暗精灵的身份就可以了。”莲安娜低声在女孩的耳边説,“你要时刻记住,我们会被世人所抛弃的种族,没有人会同情我们,也没有人会爱我们,只要你深深的记住这一diǎn就好了。”

“莲安娜姐姐……”薇薇安紧紧地抱着莲安娜,两人的影子在月光之下缓缓拉长,最后成了一个人孤独的身影。

“怎么了,我的小薇薇安。”莲安娜伸出白暂而修长的手,爱怜的摸了摸女孩那淡紫色的秀发,柔顺的感觉让她也忍住不住想要好好疼爱眼前的女孩。

“已经三年了,我是不是可以去卡梅隆看一看呀?”薇薇安就像是一位祈求大人宽恕的孩子一样,低声説,“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搜集晶石还有贤者之石,可是之前在卡梅隆的那一颗被拿回去了,你説我们是不是应该……”

妖娆的莲安娜微微一笑,轻轻抚摸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暗精灵,她看得出来,这只是小家伙的借口而已,可是她没有戳穿,因为她想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她的小薇薇安如此挂念。

莲安娜轻轻地将薇薇安抱在怀中,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,低声説,“傻孩子,我们暗精灵是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种族,你要一个人回去卡梅隆,让我怎么放心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薇薇安挣脱开莲安娜的怀抱,显得有些慌乱。可她知道在莲安娜面前任何的谎言都会被识破,所以她不打算隐瞒下去,而是鼓起了勇气,祈求着説,“莲安娜姐姐,你説过的,要是暗精灵的身体被别人看到了,那么就……”

“就要那人负责人是,哈哈哈……”莲安娜捂着嘴巴,笑得花枝招展,她一脸爱怜地看着她的小薇薇安,感觉这丫头真的是越陷越深了。

“三年的时间也没办法让你忘记他吗?”莲安娜停了下来,手轻轻的压在了薇薇安的胸口上,那凸起的地方,柔软的传出薇薇安的心跳,小丫头顿时满脸羞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想要看看他而已,对么?”莲安娜低声问,她的眼睛看着薇薇安,就像是一位知悉所有的先知一样。轻地将薇薇安抱在怀中,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,低声説,“傻孩子,我们暗精灵是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种族,你要一个人回去卡梅隆,让我怎么放心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薇薇我不是在开玩笑安挣脱开莲安娜的怀抱,显得有些慌乱。可她知道在莲安娜面前任何的谎言都会被识破,所以她不打算隐瞒下去,而是鼓起了勇气,祈求着説,“莲安娜姐姐,你説过的,要是暗精灵的身体被别人看到了,那么就……”

“就要那人负责人是,哈哈哈……”莲安娜捂着嘴巴,笑得花枝招展,她一脸爱怜地看着她的小薇薇安,感觉这丫头真的是越陷越深了。

“三年的时间也没办法让你忘记他吗?”莲安娜停了下来,手轻轻的压在了薇薇安的胸口上,那凸起的地方,柔软的传出薇薇安的心跳,小丫头顿时满脸羞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想要看看他而已,对么?”莲安娜低声问,她的眼睛看着薇薇安,就像是一位知悉所有的先知一样。

宝宝腹泻怎么办
白山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先声药业
TAG:
友情链接
北京租房网